月色下世界变得那么纯洁浑然一体

月色下世界变得那么纯洁浑然一体
发表时间: 2019-02-16
清晨,出工的人进山后我就开始锯木,劈材。一个人时用单人使用的手锯,如果有人帮助就可以用大锯了。我很喜欢这样的劳作:双手握着锯把.前腿弓后腿绷.随着锯子的推送, 有节奏的锯木声音真的像山林小曲.伴着纤细腰肢的摆动,长长的发辫也有节奏的甩来甩去,真的就像一个舞者. 因为动作幅度大,又得十分用力.一会就会浑身燥热.再把锯好的木墩依次立在地上,抡动头号大斧.开始劈柴. 真的是在享受!
  
  工棚里有两口头号大缸,一个在厨房用来洗菜做饭,一口安在了工棚睡觉的地方,供大家洗洗涮涮,挑满两大缸水得去河边冰窟窿处十几次。靠岸近的水浅处冰冻到底无法打水,冰窟窿在河中央,夜间气温低每天都要重新用冰川子敲开冰窟窿,用水舀子舀水。
  
  冰水常常浇湿裤脚和鞋子,当舀满水裤管也冻硬了,一路刷拉拉的走回,鞋子上早已结冰了。
  月色下世界变得那么纯洁浑然一体
  队长看我能干也识数又给我加了一份工作,兼做检尺员.这份附加的工作使我结识了一个来自哈尔滨的大男孩:辛凯. 
  
  记得那是因为砍伐任务太急.生产队招工进山.那支队伍基本是由”盲流”组成的.那个年代对无当地户口的人统称为”盲流”.地位是极低的,也可以说是根本没有地位.
  
  那一天,当暮色降临,群山变得朦胧时.凯夹在这支队伍中进山了.他在这群粗壮的汉子中显得非常文弱,也很特别.
  
  安排好食宿后,凯信步走出了工棚。外边月光如洗,在清辉映照下,远山近地浑然一体.月色下世界变得那么纯洁。挺拔的白桦树在夜色中分外美丽.夜晚的山林十分寂静.静的可以听得见微风中树枝的低语.我也在外面静静的呆立着.凯轻轻走过去.想与我打招呼,我只是点点头轻轻的转身回去了.我是顾忌自己的反革命家庭会连累别人.而凯也自觉自己的”盲流”身份的卑微.
  
  当年的凯,性情十分温和。高高的身材,一张圆圆的脸庞,非常帅气。我们彼此都很有好感。我们见面时很少说话,只是他总会在是我需要时出现。收工后他喜欢与我一同用大锯截烧柴,也总在我不知道时默默地帮我劈柴,担水。
  
  晚饭后是伙房结账的时候,山场不通电,通常是点起蜡烛,结算一天的收支情况。这时凯总是躲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烛光下清点着饭票的我,我们也会互相偶尔对视一笑。